1. <wbr id="9spon"></wbr>

          1. <source id="9spon"><sub id="9spon"></sub></source>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安慶生活 > 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老家 老樹

              時間: 2019-06-25 16:09 來源: 安慶網 作者: 楊培川 瀏覽: 評論(0)

                老家在槎水鎮木崗村北部,與黃柏鎮石橋村接壤,經黃(黃柏)龍(龍井關)線在一個叫做“捉虎嶺”的地方,轉沿一條未命名的橫排路西行約兩公里即達。這個地方的分界有些奇怪,不是按山系分水嶺劃分,而是按這條橫排路在半山腰將槎水與黃柏分割,路上山林田地屬槎水鎮,路下便是黃柏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家四面皆山,山腳下便是黃柏大橋,門前那條從不知名的小河經年不息地流進黃柏河中。記憶中老家是沒有公路的,出門完全靠步行,連自行車都沒有。幾年前黃龍復線修建后,老家的鄉親們靠集工、集資修建了這條水泥路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家現在屬“一心”組,應該是人民公社時期取的名字,原來這個地方叫“估田”或“苦田”。叫估田,可能是因為山地梯田無法丈量,只能估計田畝;叫苦田,可能是這地方山多田少,百姓生活困苦。整個生產組人口不多,十幾戶人家,由胡家老屋、楊家長屋、楊家團屋和葉家老屋組成。老家的老屋就是楊家團屋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屋由兩幢房屋組成,一幢朝西,一幢面南,是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建成的,墻壁上依稀還有“農業學大寨”、“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”、“要斗私批修”等黃色宋體標語。房屋由土磚砌建而成,屋頂蓋小瓦,屋子中間還有一個大大的天井,看起來已經十分陳舊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屋里住著三家,我的爹爹是大爹,還有二爹和小爹,雖然不是同胞兄弟,但一直是這樣排行著。記憶中的老屋十分熱鬧,特別是暑假期間,在外工作的叔叔和姑姑們會帶著許多兄弟姐妹一起回到這個老屋,在池塘邊釣魚,在稻田里扒泥鰍,在小河里洗澡,在竹林里蕩秋千...... 老屋更是人才輩出,有五、六十年代的大學生,更有眾多的當代大學生,成為教師、醫生、企業家、工程師和公務員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屋,承載著童年的歡聲笑語,也經歷過時代的洗滌和風雨。漸漸地,有老人相繼離世,小輩們也紛紛出門闖蕩世界,在老屋留守的,現在只剩下我的父母和開叔夫妻四位老人。我的父母雖然年事已高,在縣城住了十幾年后,依然還要回到老屋,母親說山里空氣好,清靜,沒有城里的喧鬧。開叔的兩個孩子均在馬鞍山工作,他們二人也愿意住在鄉下,吃著自己種的水稻和蔬菜。

                得益于農村道路入戶政策,水泥路會很快修到老屋,車子也可以停到門前的曬場上了。我每月會回去探望,陪父母和開叔聊聊天。每次回家,母親都要炒上幾個農家土菜,吃上香脆可口的柴火鍋巴。上下屋的人們也大都搬離了這里,老屋雖然沒有了往日的熱鬧,但多了一份寧靜和溫馨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家所處的地方地形復雜,雖說住在山頂,但四周也有隆起的山坡,有毛竹、樹林,也有梯田和坡地。屋后的山坡上原有一大片板粟樹,很大很老的那種,每年都會結上很多的板粟,是我們小時候最喜歡逗留的地方,可惜在一次龍卷風過后,板粟樹已所剩無幾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屋的門前有一口池塘,塘邊矗立著一棵需要三四個人才能合抱的巨型老樹。每次回家,都會和開叔聊起這棵老樹,至于樹的名字,有很多種說法。有稱做“油樹”,也有說法是“破樹(樸樹)”。據傳有高人經過樹下,說此樹有神靈,不能砍伐,否則會“流血淌漿”。58年“大煉鋼鐵”時,生產隊要砍掉這棵大樹,三位裹著小腳的奶奶便圍坐在樹腳下,聲稱先砍了她們才能砍掉大樹,生產隊只好做罷,老樹也得以保留至今。

                30多年前奶奶在世時,我問過這樹有多少年樹齡,80多歲的奶奶說:“我當童養媳嫁過來的時候,這樹就有這么大了。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栽的,也不知道是誰栽的。”據此推算,老樹的樹齡應該在3-40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記憶里,老樹就這樣高大且茂盛地生長著。春天,老樹會比其他樹遲一點發芽長葉,長出來樹葉很奇怪,有大有小,但一樣郁郁蔥蔥。夏天,驕陽似火,老樹高大的身軀為老屋帶來了無限的沁涼,無數的知了在樹上鳴叫,各種顏色的蜻蜓在樹下翻飛。中午,整個老屋的大人小孩都喜歡捧著碗在樹下吃飯、聊天。下午,孩子們便搬來竹床在樹下休憩或看書。傍晚,人們從池塘里打上水,潑在樹腳下、曬場上,所有的人們都在樹下乘涼,聽老人們講《山海經》,聽哥哥姐姐講《西游記》。深秋,老樹的葉子會變成一片深紅,像一只巨型的紅色氣球鑲嵌在老屋的上空,青松、綠竹、紅葉、黑瓦,整個村子便有了濃郁的鄉村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次回家,又與開叔聊起了老樹,我百度了油樹、破樹等樹種,都對不上。為了弄清樹的名稱,我下載植物識別APP,通過比對,發現老樹應該叫“紅櫸樹”。據百度百科,紅櫸也稱大葉櫸、血櫸、雞油樹等,是榆科櫸屬植物。紅櫸樹為我國珍貴的硬闊葉用材樹種,材質堅硬有彈性,少伸縮,不易翹裂,紋理美觀有光澤,結構細致,黃褐色或淺紅色。抗壓力強,耐水濕,耐腐朽,是建筑、橋梁、車輛及上等家具用材。該樹抗風力強,耐煙塵,有較好的防風及凈化空氣的作用,也是城鄉綠化及農田防護林的優良樹種。由于紅櫸樹有較高的經濟價值,尤其是用材價值,被列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植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櫸樹還有著祥瑞之征兆,因為“櫸”和“舉”是同音,古時人們便有栽種櫸樹有應試“中舉”的美好寓意。相傳,有一秀才,屢試屢挫,其妻在家門口石頭上種櫸樹,后來櫸樹竟和石頭長在了一起,秀才最終也中舉歸來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老樹又煥發了青春,長得更加高大,更加茂盛,像是呼喚遠方的游子,更是歡迎八方的訪客。

              關鍵詞:老家老樹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小汪
              51678金蟾捕鱼 官网 河北快三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明天晚上开什么码特马 浙江快乐彩app下载 快乐12任5遗漏数据 时时彩缩水工具网页版 北京pk走势图手机版软件下载 白小姐论坛免费网站 江西时时开奖视频网统计报表 北京赛pk10杀号 1993年香港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 山西怏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20选8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计划软件 新疆时时结果记录 云南快乐十分追号计划